生活
首页>生活>正文

母亲在饺子里包了一张纸,女儿吃了,从此劳碌一生,儿子富贵一世

2017-11-0714:10:26来源:北青网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再平凡的人,也有动人的故事

许孝丽永远记得十六岁的那天晚上,满天乌云,大暴雨将至未至。她和弟弟许孝宗坐在堂屋的桌子边上,盯着面前的一个盘子,盘子用盖子盖住,里面的香气飘出,许孝丽闻出那是一盘饺子。桌子中间放着一支蜡烛,当晚全村停电,烛光中人影恍惚。母亲刘桂香坐在角落偷偷抹泪。

奶奶揭开盖子,二十个饺子齐齐整整的摆放在盘子里,这即将是许孝丽和许孝宗的命运。奶奶拿出两个碗,将二十个饺子小心翼翼地分成两份,分给许孝丽和许孝宗,然后说:“吃吧,老天爷作证!我跟你妈从来不偏心哪一个。”刚说完,天空一声闷雷,奶奶吓了一跳。

弟弟许孝宗十五岁,比许孝丽正好小一岁,上初三,成绩名列前茅。许孝丽初三毕业,以年纪第一的成绩考上县一中,两个孩子似乎天生就是读书的料。九十年代初期,每个农村人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通过读书改命,跳出农门。村里人谈起许家两个孩子,无不竖起大拇指夸赞。

对于许孝丽的母亲刘桂香来说,这是好事,也是一件令她感到痛心疾首的难题。丈夫去世得早,她一手将两个孩子拉扯大,累得一身伤病不说,还要照顾年迈的婆婆,经济窘迫,捉襟见肘。还好,两个孩子替这个家争气。但这也无形中让刘桂香感到了压力倍增。

次日就是九月一号,学生去学校报到的日子。穷途末路的刘桂香一整天郁郁寡欢,茶饭不思。婆婆看出了他的心思,咬了咬牙,跟她说:“不如,让小的上学,大的就算了吧,毕竟是个女孩!”

在刘桂香的心中,女儿跟儿子同样重要,手心手背都是肉。可是家中的境况只能让一个孩子继续上学,让她做出选择,无疑是割自己的肉。她眼泪哗啦,跟婆婆说:“我不忍心,哪个孩子都不能放弃。”婆婆叹了口气,跟她说:“这都是命,孝丽就没有读书这个命。”

刘桂香在心里挣扎了一天,最终婆婆说服了她:“既然你下不去手,张不开嘴,那么让老天爷来决定。”当即,婆婆出了一个主意,去村里的肉铺赊回来半斤肉,做了二十个饺子,刘桂香撕下报纸的一角,包在其中一个饺子里,然后拉来这双儿女:“孝丽,孝宗,都怪当妈的没用,不能供你们俩一起上学,今天晚上选出来一个,老天爷决定,谁吃到报纸馅儿的饺子,谁就留在家里。”

许孝丽一直就是个懂事的孩子,平时就不忍心母亲操劳,见她这么说,犹豫了一下,跟刘桂香说:“妈,不如,不如我放弃吧,我不读书,让弟弟上学。”许孝丽说出这话来,心里空落落的,她也想通过读书走出这个贫困的小山村。

刘桂香摇了摇头:“不行,你们俩都是妈的好孩子,妈没权利定,你们自己更没权利,就让老天爷来决定。”说完,刘桂香坐在一边偷偷掉泪。婆婆为两人分了饺子,坐在一边。许孝丽是哭着吃饺子的,她很想自己能上学,但看见弟弟渴望的眼神,又希望自己吃到报纸馅儿的饺子,留在家里帮妈妈。

许孝宗吃得很快,十个饺子很快吃完。许孝丽才吃了两个,剩下的八个里,肯定就有那个报纸馅儿的饺子。许孝丽默默放下筷子,强忍着眼泪,跟刘桂香说:“妈,老天爷都让我留下来,让弟弟去读书。”刘桂香哇的一声和许孝丽抱头痛哭。许孝宗勾着头,也是泪水涟涟。

第二天,许孝宗继续读书,一年后同样以年级前三的成绩考进县一中。许孝丽去县城一家饺子馆打工,每月的工钱都留给弟弟做生活费,多余的留给刘桂香。她跟刘桂香说:“妈,在饺子馆打工很好啊,我最喜欢吃饺子。将来也要开一个饺子馆。”刘桂香知道女儿心里还惦记着读书,但是怕她伤心,故意说得轻松。她不免叹了口气。

三年后,许孝宗考进了一所名牌大学。许孝丽也如愿以偿,在县城开了一家饺子馆,取名“良心饺子”。饺子馆刚开张,生意还不是很好,许孝宗要买手机,说身边的同学都有。她愁得半夜睡不着觉,跟朋友借了四千块钱,给弟弟寄了过去,这才心安。

为了省钱,许孝丽尽量少请人,每天晚上身子累得摇摇晃晃,可是觉得欣慰。每个星期许孝丽都要回去,给母亲和奶奶包一顿饺子吃。刘桂香见她又瘦又累,心疼地拉着她的手:“要累了就休息一下,实在忙不开,妈去给你帮忙去!”

母亲累了半辈子,许孝丽不愿意她再操劳,跟母亲说:“没事的,再过段时间就好了。”临走时,奶奶一个劲儿地叮咛她:“你弟好久没打电话回来了,你帮我问问他,吃得好不好?没钱了,你就尽量给他多寄点。”许孝丽满口答应。

许孝宗毕业那年在省城找到了一份工作。许孝丽非常高兴,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那一年,她和谈了两年的男朋友准备结婚,喜滋滋地给弟弟打电话,弟弟吞吞吐吐的说:“领导派我出差,姐,我可能回不来了。”许孝丽愣了愣,笑了笑说:“工作重要,你刚参加工作,在领导面前要好好表现,不用回来了。”

一直是许家骄傲的弟弟没回来,婚礼上的许孝丽有些失落。许孝宗参加工作后三年,领着一个城里的女朋友回来,弟弟穿着西装,打着领导,完全一个城里人,跟皮肤粗糙的姐姐完全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弟弟给家人介绍着自己的女友:“这是陆晓。”又跟陆晓介绍着他的家人:“这是我奶奶,这是我妈,这是我姐。”又补充了一句:“如果不是我姐,我没有今天。我可能连书都读不起。”

许孝丽听到这一句,鼻子一酸,这个弟弟没有白养,知道感恩我这个姐姐。许孝宗和陆晓在农村老家呆了三天,就回了城,全村都来恭喜刘桂香:“你这个儿子出息了,不简单啊!”刘桂香就笑,笑着笑着就想哭,她看了一眼许孝丽,女儿又瘦了。

回到城里的弟弟给姐姐来了一个电话,说陆晓家人不同意,除非在城里有一套房。城里的房子贵,弟弟刚参加工作,根本连首付都交不起。许孝丽心急火燎,奶奶哭着拉着许孝丽:“孝丽,你再帮你弟弟一次吧!”许孝丽勾下头沉默不语。

弟弟参加工作后,许孝丽跟老公经营饺子馆,存了一些钱,是为了在县城买套房子的。许孝丽跟老公商量了一晚,老公抽了一夜的烟,唉声叹气。许孝丽跟老公说:“谁让我是姐姐呢!老天爷让我照顾他的。”

许孝丽最终将钱给了弟弟,弟弟终于在省城付了首付。许孝丽跟老公却背了一身的债。两年后,许孝宗要结婚了,他跟家里人说:“先在省城办,请女方的亲戚,再回家办,请自家的亲戚。”所以,许孝宗结婚的当天,许孝丽陪着妈妈和奶奶在家里,又吃了一顿饺子。

许孝宗结婚后,他的工作忙了起来,回家办婚礼也一拖再拖。公司让他出国培训。就在出国的那段时间,奶奶一病不起,弥留之际,她拉着许孝丽的手,眼泪不停地流着:“我的好孙女,有个事,我对不起你,当初分饺子的时候,你妈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在那个包着报纸的饺子上做了个记号,我故意分给你的。你不会怪罪我吧!”

许孝丽泪水无声地落下,她怪罪不起来。奶奶当天晚上就走了,弟弟许孝宗在国外,家里给他打电话时,许孝宗说:“姐,我回不去了。”

责任编辑:刘文思(EN070)

免责声明

  • 北青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和纠错电话:(010)65902021转5029 15001216856

热点聚焦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