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首页>生活>正文

脸对激素“上瘾”了?快停用一切护肤品!

2017-05-1111:15:28来源:广州日报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朋友圈

该病并不难治,但务必做到“两个必须”:一是戒断激素,二是停用护肤品,完全“裸脸”

医学指导/广东省中医院皮肤科主任医师廖列辉教授

对广大爱美女性来说,护肤品和化妆品简直就是我们的“第二张脸”,不擦简直不敢出门。

但是,当你患上一种皮肤病——激素依赖性皮炎后,我们就真的要暂时跟它们说“拜拜”了,否则,你就要跟这种“可怕”的毁容性皮肤病死扛了。

广东省中医院皮肤科主任医师廖列辉教授介绍,大量的损容性皮肤病中,首当其冲的就是激素依赖性皮炎,这也是皮肤科常见的疾病,他每次出诊都能接待10多例,而每次让患者停用护肤品都要费尽口舌。他强调,患者一定要听医生的,这个病不难治,但有两点必须做到,一是戒断激素,二是停用一切护肤品

特点:

会像吸毒一样,出现“反跳”现象

何为“激素依赖性皮炎”?

廖列辉介绍,即因面部等长期反复、不当的外用激素引起的皮炎,表现为每次外用糖皮质激素后原发皮损消失,但停用后又出现炎性损害,需反复使用糖皮质激素以控制症状并逐渐加重的一种皮炎。主要表现为皮肤出现潮红肿胀、萎缩、变薄、毛细血管扩张、色素减退或色素沉着干燥脱屑、酒渣样或痤疮样皮炎、毛囊炎等。近年来,发病呈逐年上升趋势,非常顽固难治愈。

该病最大的特点是出现“反跳现象”,就好像是吸毒的人戒断症状一样,原来的皮疹会因为激素的抑制作用撤除之后,变本加厉地全部出现。

解析:

不含激素的护肤品也可致病

激素依赖性皮炎是怎么形成的?廖列辉介绍,主要有两方面原因:

1.临床观察发现,大部分人患病的原因是过度或滥用美容护肤品,哪怕所使用的护肤品不含有激素,也会致病。

2.少部分病例是因为患者本身有面部脂溢性皮炎、日光性皮炎等基础病,在治疗过程中不恰当的使用了激素药物。

对于前者,很多患者表示疑惑:“为什么我没有使用含有激素的护肤品,也会患病呢?”

对此,廖列辉解释说,无论是哪一种护肤品,必定含有不同程度的防腐剂、香精等“化学装饰品”,时间长了,必然会伤害皮肤,令皮肤逐渐变薄,皮肤变薄了就会导致皮肤结构破坏,从而引起皮肤自身的润肤功能不断丧失、皮肤防御功能不断削弱,最后出现皮肤过度敏感。就好比大冬天把人的衣服一件一件剥掉,最后人着凉生病的结局可想而知。

治疗:

务必遵循“两个必须”

当出现皮肤敏感后,患者常常第一时间选用短、平、快的激素药物治疗。

“没错,激素的作用往往立竿见影,但当激素逐渐代谢完后,一切又回到解放前。”廖列辉说,于是,很多患者不断地在激素药物里兜兜转转,症状反复出现,时好时坏,最后很多患者都有点“崩溃”了。

“这些患者没有规范治疗。”他表示,这个病不难治,前提是必须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同时务必严格遵守“两个必须”。

1. 必须戒断激素

“患者必须停用所有激素,完全‘裸脸’,做清水芙蓉的人。”廖列辉强调说,在戒断激素的过程中,可以多用冰水湿敷,以缓解戒断症状带来的不适。因为激素戒断症状可以很严重,给患者带来痛苦不适甚至是恐惧的心理感受,不少患者还想继续用回激素,以求一时之快,使得心灵得到暂时的“安慰”,这跟戒毒症状带来的感受有很大的相似,所以在一定的程度上可以说,激素戒断和戒毒是一样的不容易。

“但是,其实只要忍一忍就过去了,不少患者在停用外用产品2到3周,病情就会有不同程度的改善。因此,患者一定要有耐心与战胜疾病的信心。”廖列辉说。

2. 必须停用护肤品

“这里强调最大限度地停用,除非是大冬天,皮肤实在实在很干燥的时候才可以酌情使用。”廖列辉说。

“很多患者难以理解,甚至个别人还会有抗拒心理,其实这里面牵涉到一个皮肤护理观念的问题。”廖列辉说,长期以来,大多数人都习惯了早晚用各种各样的皮肤清洁剂进行深度护理,然后涂抹各式各样的晚霜、润肤霜、防晒霜等。正如前面所说,日积月累,种种的化学成分势必破坏皮肤结构,一方面导致皮肤太薄锁不住水分,另一方面自身的润肤功能又被破坏。

“我们对护肤品使用的理念就好比我们日常生活中跟人借钱的道理是一样的。我相信每一个人都是迫不得已才会向别人借钱的,但凡有可能都会自力更生。皮肤也一样,本来我们的皮肤就有一个自我润泽的功能,是因为我们太过使用‘化学装饰品’才导致这种现象的发生,因此同是皮肤,就鲜有躯干、四肢部位出现这些糟糕的情况。护肤品的使用千万不能过度,这跟我们没到万不得已不会轻易向人借钱是一样的道理。”

廖列辉介绍,在遵循以上两点的前提下,再在医生的指导下口服药物,并对皮肤做好消炎、冷敷、保湿、屏障功能修复等工作,最终都可以战胜激素依赖性皮炎。

责任编辑:王程央(EN046)

头条新闻

点击加载更多

频道推荐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北青网版权所有 京ICP证 09026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00077